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五指合拳能源战略面对全球能源新格局

发布时间:2018-11-25 17:45: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五指合拳”能源战略面对全球能源新格局

日前,《“五指合拳”———应对世界新变化的中国能源战略》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本书第一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李晓西在专访时表示,当前以及今后若干年,能源形势都是严峻的,在全面分析国内外能源新形势,分析已有能源战略的优长与不足基础上,我们不揣冒昧,以学者的,将我国在2030年前的能源战略概括为实施“节能、绿色、结构、安全、改革”五指合拳的能源战略。

问:推出这本书,您的目的是什么?

李晓西:能源是支撑人类文明进步的物质基础,是现代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在中国实现现代化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进程中,能源始终是一个重大战略问题。《2050年的亚洲》一书指出:亚洲当前正经历着历史性转变。2000年以来亚洲一直占据着世界能源消费的20%,2007年这一数据上升到27%。201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2011年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印尼五国能源消费量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33%。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2030年以前,亚洲将超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为第一大能源消费地区。2050年亚洲占世界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40%。这将引发对全球能源资源配置和进口依赖性的诉求,引起对能源供给安全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供给的担忧;与时同时,这将会导致碳排放量的飞速增长。IEA调研得出,2030年,仅中国的碳排放量就将超过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总和。

能源攸关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持续发展。200年的化石能源时代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今后200年会如何?中国如何获取可持续发展的能源,如何能在世界能源市场上形成有保障的能源供给,如何在未来占领能源科技的高地,如何解决能源生产和使用中的资源与环境约束?需要我们纵观全球,剖析形势,明确战略,从长计议。

国家能源总体战略要明确的是国家能源发展的战略思路、战略目标,而能源的子战略则是要明确国家能源发展的战略重点。本报告拟就这两方面进行探讨。

问:书中反复提到了“五指合拳”这一概念,它的含义是什么?

李晓西:当今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新能源技术与通讯技术的突破与结合正在酝酿新一轮产业革命,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正在发生深刻调整、新秩序正在逐步形成。在此背景下,只有应对变化方能主动参与新一轮全球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构建,方能占领未来能源乃至经济发展的制高点。经过反复、深入研讨,我们提出“节能”、“绿色”、“结构”、“安全”、“改革”五个子战略,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五个子战略统筹协调的“五指合拳”能源总战略。

我们提出的“五指“战略,实际上是在已有的能源战略基础上进行的提炼。正因为已有大量的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因此,我们提出的这五大战略是立足于众多专家已有的成果上,因而具有相当的现实性和可行性。在五个子战略中,“节能”、“绿色”的概念已经为社会广泛接受,其余三项需要略加解释。其中,结构战略旨在解决能源发展的先后轻重及能源战略布局。安全战略的提出,是因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在中国政治经济转型期,中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外有隐患,内有坎坷

五指合拳能源战略面对全球能源新格局

。真正的能源安全,包括能源资源的持续供给、能源价格的可承受及能源生产和使用的环境可持续。最后,我们强调提出能源改革战略,此处所谓的“改革”,不仅指竞争性市场本身,还包括政府职能的有效发挥。

“五指合拳”这一能源新战略,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旨在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构建在动荡的世界中立于不败之地的能源体系,构建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能源体系。“五指”能“合拳”,关键是五个战略都服从国际博弈的需要,都服从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战略的需要,而且五个子战略可以协调,因而子战略本身具有内在一致性,这是能“合拳”的内在因素。

问:能源改革作为您提出的五个子战略之一,具体思路是什么?

李晓西:当前能源工业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是体制性问题、是系统性问题,能源市场化进程滞后也是系统性的,既有政府管理方式不完善的问题,更有市场主体和运行机制上的问题。要求从根本上进行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明确改革的方向和路径,逐步健全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能源体制。从当前我国能源市场化进度看,深化我国能源市场化改革的突破口在电力行业,一方面是因为电力行业经过十年的产业重组,在发电环节的市场结构上已经具备了竞争的条件,只需要处理了发电、输电与配售电之间的关系就可率先实现市场竞争;另一方面,电力市场化改革为突破当前煤炭价格双轨制创造机会,因为受政府支配的主要是电煤价格。

批发市场竞争模式试图通过发电企业与配电企业的竞价交易来实现发电环节的竞争,这是在电力产业中引入竞争的改革的核心目标。但是由于配电企业垄断了地方的电力销售,政府不可避免地需要管制销售电价,并且需要管制配电企业在批发市场上购买电能的合约条款。这将损害电力批发市场竞争的有效性。电力批发市场的真正形成需要打破配电企业对终端销售的垄断,通过引入终端用户的选择权,建立需求侧响应机制。因此,“用户选择模式”才是电力体制市场化改革的目标模式。

中国当前的“大用户直购电”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府行为而不是市场竞争行为。我们建议根据用电负荷大小分阶段逐步引入用户选择权,改革初期首先放开一定负荷等级的大用户的市场准入,大用户可以直接进入批发市场竞价购电,而中小用户的供电服务仍由地方配电企业提供。在批发市场上,大用户与地方配电企业共同构成买方进行竞价购电,而多家独立发电厂商则构成卖方进行竞价售电。在批发市场上实现有效竞争的基础上,逐步放开零售市场准入,引入中小用户的选择权,并最终把配电环节与销售环节分开,实现完全的用户选择模式。当前,建议加快推进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直接交易,构建“多买多卖”的市场格局。用市场化手段调节电力供需,使煤价和电价通过市场机制进行合理疏导,促进电力持续健康发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