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黄河流域最大淡水湖遭生态劫难暴露治理尴尬

发布时间:2018-10-24 18:03: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黄河流域最大淡水湖遭生态劫难暴露治理尴尬

乌梁素海是黄河流域最大的淡水湖,全国八大淡水湖之一。乌梁素海蒙古语是红柳树,此地原是生长红柳的低洼地,并有一段古北河遗留下来的河迹湖,面积不过20公顷,后因山洪和河套灌区退水汇集于此,形成了今天的乌梁素海。

碧波荡漾的湖面,苇丛如诗如画,百鸟啼鸣婉转,曾是乌梁素海展示给世人最美的画面。

“然而,原来乌梁素海有上百斤重的鲶鱼,现在连二两重的也没了;原来的滩涂到处是河蚌、河虾……现在就连最能抗污染的泥鳅都越来越少见,曾被誉为塞外明珠的乌梁素海正遭遇生态劫难。”白福义不无痛心地说。

白福义,原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旅游局副局长,现在乌梁素海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工作。曾在旅游局工作的他一直呆在乌梁素海,可以说见证了乌梁素海的沧桑变化。

黄藻泛滥引发关注

命中注定,乌梁素海会多灾多难。

生在黄河灌区,它不会因为蓄水的减少而担心;同样因为生在黄河灌区,它也成了当地的“尿盆子”,整个河套地区的农田退水、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全部汇集到了这里。去年刚刚曝出水体情况好转的乌梁素海,今年又身陷“黄藻门”。

今年5月中旬开始,管理人员发现黄藻开始在该保护区核心区东大滩水面上大量出现。进入7月以后,随着气温升高,黄藻迅速蔓延,目前覆盖面积达七八万亩,已接近乌梁素海明水面(22万亩,指不长芦苇和蒲草的捕鱼区)的三分之一。

黄藻为什么会大面积发生?水产技术推广站的专家认为,黄藻这类“水绵”植物一般在浅水、水温较低、水体透明度大(水质瘦),氮、磷、钾几种营养盐比例失调且磷含量较高的条件下最容易发生。

黄藻发生对乌梁素海内自然繁殖和放养的鱼苗构成威胁,鱼苗会因丝缠绕困饿而死。同时由于“水绵”大量生长会消耗水中大量的营养盐类,抑制浮游性藻类的繁殖生长,不能形成优势种群,影响浮游动物的生长、繁殖,进而对摄食浮游植物和动物的鱼类和鸟类的食物源造成影响。

如果黄藻一旦集中大量死亡、腐烂,还会造成水质严重败坏,危及乌梁素海内所有鱼类生存。

乌梁素海的前世今生

一位外国专家说:乌梁素海不仅对全球发挥着极其重要的湿地生态功能,同时也对维护世界性生态平衡,保护物种多样性起着巨大的不可替代作用。正因为如此,乌梁素海被国家林业部门列为湿地水禽自然保护示范工程项目和自治区湿地水禽自然保护区,同时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乌梁素海遭受破坏后,不但美景不再,更重要它是与现代农业、工业发展以及河套地区人口激增、城市化建设紧密相关,这是其生态问题的重要价值体现。

从上世纪70代开始,为了降低河套灌区水位,解决大面积的农田盐渍化难题,结束河套灌区有灌无排的历史,当时的巴彦淖尔盟动员全盟群众大挖排水沟渠,修通了全长509公里的12条大排干。其中6条大排干的汇水通过总排干泄入乌梁素海,再通过乌梁素海退入黄河。

白福义说,如今看来,当时造福于整个河套平原的排干区,正是乌梁素海生态环境遭受劫难的罪魁祸首,功过确实难以评说。

河套平原是内蒙古重要的产粮区,俗称“西大仓”(通辽称“东大仓”),也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来,大量的化学肥料开始替代农家肥在农田使用。白福义说,化肥是造成乌梁素海水体富营养化的根本原因。

有专家推测,若不及时有效治理

黄河流域最大淡水湖遭生态劫难暴露治理尴尬

,40年内乌梁素海将退化为沼泽地或盐碱滩,乌梁素海将失去调节生态的重要功能。

尴尬的生态治理

乌梁素海的治理面临尴尬。作为河套地区7000平方公里耕地灌溉排水系统中惟一蓄排水通道的乌梁素海,是河套灌区水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它的生态状况举足轻重。然而,乌梁素海的污染治理又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多部门、多行业、多领域、多学科,除了需要投入巨额资金外,在外源性污染治理和内源性污染治理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

巴彦淖尔市环保局局长杨介中说,作为环保局,可以通过各种办法治理工业废水,但是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农田退水,即灌溉以后从农田里排出来的水,这部分水的化肥含量很高,在每年注入乌梁素海的四五亿吨总水量中,农田退水量就达3.5亿吨,占到总水量的78%。而大量农田退水造成乌梁素海严重的富营养化,使得乌梁素海明水面逐年减少。杨介中说:“但让我们为难的是,环保部门没有权力要求农民不能使用化肥,而且现实的困难是,为了追求农田产量,化肥使用量还在逐年增加。”

2007年,巴彦淖尔市人民政府出台了贯彻《国务院关于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环境保护的决定》的意见,提出要通过严格执法和总量控制,不再增加新的环境污染和人为生态环境破坏。到2010年,全市地表水区控断面达到Ⅲ类水质标准,乌梁素海达到Ⅳ类标准;90%以上旗县区城镇所在地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

白福义对此却并不乐观。由于农田灌溉开始收取水费,大水漫灌方式已经改变,节水灌溉正在河套地区推行,农田退水逐渐减少,但高氮磷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的份额正在增加。去年,巴彦淖尔市定下了最后期限,要求2008年底旗县必须建成污水处理厂,如果污水处理厂这个硬指标完不成的话,所有要上的新的建设项目不予批准。但是,除了临河区,至今并未听到其他旗县建成污水处理厂。“治理污染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巴彦淖尔市的财政收入太少了。”白福义说。

标签: